【马夫婷】人生多别离(下)

*性转注意

前文链接: 

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东西了...还有人看嘛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5. 

“人生在世,谁都将品尝孤独。” 赤婷听见伊東哥深情地对她唱着。赤婷将脸埋在双膝之间,悲伤的泪水几乎将她溺亡。她的头发没扎,杂乱地被泪水黏在脸上。眼圈和鼻梁烫了又凉。渐渐地赤婷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,只有肩膀还在颤抖。 

马夫醒了,因为司机大叔到座位上清场了。公共汽车停在了总站。马夫拨了拨发型,踏上熟悉的街道。他看着尼可音乐学院门口那块大石头上刻着的字,是本校历届毕业生。他看见自己的名字,和赤婷的名字,中间隔着四行。耳机悬在空中,马夫也懒得将它重新塞回耳朵里了。乐声微微倾泄入了空气之中,与马夫的心一齐震动着。

“那就让我们共同分担吧…” 


赤婷挂着泪跌跌撞撞地摔进她的床。她眯着眼睛,视野被长长的睫毛挡住。睫毛上挂着的水珠折射着些许从窗外透进来的光。赤婷用手按住眼睛,脑海里满是马夫的身影。她没戴耳机,伊東哥的声音也已听不见了。 

今年赤婷已经毕业一年了,而马夫也离开学校两年了。马夫中途去了国外,开始翻唱歌曲,并把视频上传到某知名网站上。赤婷默默地听过,原是骄傲的。她的马夫啊,她的天使马夫。赤婷会努力练习他唱过地每一首,在接着马夫上传的两个星期内,她也会投上她自己版本的马夫唱过的歌。 

赤婷某天打开马夫主页的时候,发现马夫上传了他自己写的歌。赤婷一下子就没有了点开的勇气。她继续向下浏览,看见了马夫和那个叫天月的女孩子合唱的歌。天月的声音很有辨识度,两个人的默契极高。赤婷再反思自己的,有时安安静静地唱抒情,不高兴了就吼一嗓子,有时还会熊孩子地胡闹一次。哈,因为这个,她的粉丝给了她一个外号,叫“熊婷”呢。赤婷自我陶醉地笑出了声。 

哈哈。 

哈…可是啊,我和马夫之间的距离是什么时候越行越远的呢……自己该意识到的。可是就是这么不自觉地逃避着,逃避着,悲伤就被深深地埋葬了。等到再挖掘的时候,也已经探不见底了。 

赤婷笑着哭着睡着了。房间里的灯光实在是太适合睡觉了。她做了一个梦,梦见马夫挥动翅膀,飞过了一座断桥。赤婷的追赶戛然而止,再也追不上。碰不到了,她的马夫。 


6. 

马夫听着耳机里赤婷的声音。哈哈,熊婷这个外号真是太适合她了。马夫走着走着就到了赤婷家楼下。她家离学校很近。马夫仰望着赤婷家的窗口,深色的窗帘阻隔了一切。马夫叹了口气。婷婷啊。有没有好好过完她的大学生活呢。他的心一直牵挂着她,她发布的每一首歌,他都有听过,评论过。婷婷的高音和他实在太像了,他有时会有一种错觉,婷婷和他就像是双生的。马夫能感觉的到,理解到婷婷内心深处的感情。他希望赤婷能少为他担心,于是这两年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她。婷婷啊,我回来了。

“有过别离,我们还是能相逢。”


赤婷被敲窗子的声音弄醒了。好像有谁在拿东西砸窗子。

脸上的泪痕将皮肤拉扯地火辣的痛。她拉开了窗帘。

电脑里伊東哥刚好唱着:“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…”婷婷看见了站在楼下的马夫。她看见他的唇在动,他说的是——

“都请让我一直陪伴在你身边。”

赤婷脸上火辣的印记被冲洗着。她只感觉眼前的光太刺眼,尤其是站在楼下的那个人。

赤婷伏在窗台上,哭的泣不成声。

 

-完-


后记:真的是世纪巨坑了,虽然也没啥人看:/就给自己一个交代吧。两年前的自己写的自娱自乐的东西,写得差小学生文笔我道歉啦哈哈哈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光晓 | Powered by LOFTER